Posted by: singyer | 一月 13, 2012

小說: 因為你是妓女 (五)-(七)

五 –


走時張嬸果然死活不收夏鷗的錢,雖然僅3碗,兩塊錢還要找5角。 –

她樸實的說“夏鷗啊以後多帶著你英俊的男朋友來吃張嬸的涼蝦啊!” –

夏鷗笑著說好,我也友好的致意還會來。 –

只是那是這輩子最後一次吃這位臉上綴著小雀斑的婦女的涼蝦了,因為沒過多久這裡就拆遷了,大家都分散到不知何處。夏鷗聽說這些時,我以為她會說以後沒涼蝦吃了。誰知她先是一愣,然後輕聲說以後再沒有她的天空了。 –

我想她已經把那片藍天,永久的封鎖在天堂般純淨的心裡。那裡沒人耕種,那里永沒有污染,那裡也絕不會拆遷。我死不承認,那天也已經緊鎖在我心裡。 –

過後,我開始對妓女有種說不清的情愫了。夏鷗倒是像根本沒發生一樣生活,保持面容麻木,除了連拉三天肚子。 –

  夏鷗要我常去看看她媽。 –

“你沒事多去看看我媽好不?多陪她說會話,討她開心吧。”那天晚上夏鷗就這樣說。我又開始皺眉,我想小姐你最大的不可愛就是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立場。我有多少時間去陪一個妓女的母親呢? –

我心裡這麼想了,臉上也立刻這麼表現出來了。 –

“你是在意她是妓女呢?還是不滿現在對你說話的是妓女?”夏鷗說,她似乎生氣了,用從未有過的生硬口氣對我說。 –

  我在意她媽是妓女?我至今能回想起我那天在她家聽她拉家常時有多親熱,也能體會出當我知道伯母是個妓女時心裡有多惋惜卻不鄙視。 –

“我只是不喜歡你對我說話的口氣。”我也來氣了。開始抽煙。 –

“好了,我要去洗澡了,你去幫我放水吧。”硬生生地對她說,不帶絲毫情愫。 –

  她沒多說什麼,去浴室了。爾後我聽見流水的聲音。我有些急躁,我心裡開始怪那嘩嘩的水聲,我怪它,把我的思維理性性格全部都快淹沒了。 –
到腦子裡回想了一遍,夏鷗拉著我,在陽光下飛跑的情景,對比了剛才她默默的進浴室時的身影,我就決定後天抽空去陪陪她母親了。 –

“放好了。”她說,臉上的落寞已經換掉,又是一臉純淨,我討厭她那麼會掩飾,因為那樣我看不出她在想什麼。她美麗的大眼睛裡,寫著平靜一片。既不受傷也不雀躍。 –

  洗澡,睡覺。 –

  躺在床上,夏鷗背對著我。我叫她轉過身來,她就轉過來,看著我,茫然的樣子,我知道她裝的。 –

我心裡又氣了,我想你既然做了這一行,你還在乎什麼自尊?憑什麼要我來妥協,又不是我媽。 –

我一氣,就閉上眼睛,“關燈,睡覺。”我說。 –

  半小時後,睡不著。轉過身一看,被夏鷗那雙幽靜的大眼睛嚇了一跳。 –

“你晚上不睡覺瞪著我幹嘛呀?想嚇死我?” –

“我在等你醒過來,我有兩句話要說,能說服你當然好,失敗了我也沒辦法。” –

  “好,你說。” –

“第一句,我媽從來沒得到過任何男人的承諾,她那麼喜歡你,是因為一個妓女,會覺得女人能得到男人一輩子的承諾是最完整的幸福。第二句,我媽活不過明年了。好了,可以睡了。”她說完,水波般的眸子就那般燦燦的望著我。 –

我一下子快崩潰了,猛地樓住她,一個才剛滿20的女孩,她像個充滿神話的深洞,神秘,其實又單薄得讓人心疼。 “什麼都別說,睡吧,後天我去看她。” –

然後女孩在我懷裡很快睡著,呼吸平和。 –

那一刻,我幾乎要以為我快對她動情。 –

  後來我一有空就去看那婦女。那個當了幾十年妓女覺得男人的承諾很稀罕的母親。有時帶夏鷗一起,但大多數是我自己去。我總覺得夏鷗好像不喜歡去看她母親,因為她總在我提議要去的時候找點什麼事出來,要和同學逛街啦,學校有個什麼活動非得參加啦。但是她又確實很愛她母親。 –

我發現我永遠無法真正探索到什麼,對於那個有著純白眼睛的女孩。 –

伯母似乎不知道她女兒是乾什麼的,老在我面前提她的好,孝順啊,乖巧啊,善良啦。在我去的第三次時,她就堅決的不讓我叫她伯母了,我當然能聽懂她的言外之意,親親熱熱的叫了聲媽,美得她,把臉上的皺紋都擠成了一朵花。 –

叫媽時,我發誓至少一半是真的,因為她對我太好了,給我感覺太像我死去的親娘。我就常給她買些什麼,雖然我知道她富足到根本用不上。她從來都表現得又驚又喜,而且讓你看不出有一絲假意。讓我的孝順發揮得淋漓盡致。 –

我知道她為什麼肚子痛了,雖然她的痛和我父親的的完全不沾邊,但是我還是像什麼都不知道一樣,把當初說好給她的藥給她帶去。 –

自然又得到一番好誇,外加一桌美味。 –

有天我提議要給她請個小保姆,因為她一個人太孤單了,又帶著病。她的臉色馬上垮下來,嘆了口氣,那一絲一縷平日里看不見的惆悵在那刻全部繪在眼裡:“小斌啊,你也算我半個兒了。有些事也不想老是瞞著你。” –

我知道她想說什麼了,但是我不想听她說出來,那樣對她來說是一種折磨。她和她女兒不同,夏鷗是什麼感受都不放在臉上,她則是把任何感情都寄託在那雙眼裡。我不忍。我不願讓這麼個半隻腳跨入棺材的婦人,以為她的半個兒子對她有什麼輕視​​。 –

於是我拼命找些打岔的話“啊,媽!您累了吧?我給你搥搥肩。” –

“呵呵不累,我有話要跟你說。來,過來挨著媽坐。” –

  無奈只好坐下,手裡冒汗。 –

  我以為她會不知道如何開口。因為她好半天都沒聲響。我看了看她,後者正盯著茶几上的蘋果,一臉呆滯。她今天化了點淡妝,​​輕輕的繡了眉,粉底和眼霜的效果很好,讓她看上去不過40歲。 –

“小斌,不知道寶寶有沒跟你提起過,其實,我……我沒嫁過人。我一輩子沒接過婚,也從沒得到過誰給的婚姻的承諾。” –

我望著她,看她艱難得述說而不能阻止,我覺得自己很殘忍。 –
“我一直是個妓女。” –

  終於說出關鍵了。她緊張地偷望了我一眼,見我沒什麼大的反應,明顯鬆了口氣。 –

“以前年輕時確實是貪圖榮華,沒有面對窮苦的信心。自從有了寶寶後,就一心想讓她過得很好。不能說,我是一輩子為我孩子付出,因為那是我心甘情願的。我很內疚,我沒能給她一個完整的家庭,我除了錢什麼都沒有。那孩子從小就懂事,貼心,卻也早熟。我猜她大概在很小的時候,就知道我是做什麼的了。但是她從沒表現出什麼來。我盡量不讓她再去和認識我的人接觸,我也從不見她的朋友。所以,我愛她,她也從心底的愛她母親,但其實我們這二十多年來接觸是很少的。她初中就開始住校了,我要給她很周全的保護。保護我的女兒,有最乾淨的靈魂和完好的自尊。” –

我從沒聽過這麼感人肺腑的一席話,我也從不知道一個母親可以對女兒的愛到這種地步。我雖然愛我母親,但是她畢竟是個沒讀過什麼書的家庭主婦,她的說話方式裡從來不會出現這般赤裸的愛。我幾乎是嫉妒夏鷗了,她有個多麼偉大的母親。 –

“所以不能請保姆啊什麼的外人來,我害怕我的女兒聽見什麼閒話。我知道她很少來,是不願意看我現在的男人……唉,我可憐的孩子,造孽啊!小斌,小斌啊,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滿意。我是真的喜歡你也信任你。我知道你是個好人。我一輩子就那麼個女兒,我說話的方式也很感性化,我不知道怎樣對你這個男人來傾訴,但是我是真的把你當兒子了。你會嫌媽不干淨嗎?你以後還會來看媽不?再喊一聲媽好不好?” –

那一瞬間,我喊出了幾星期以來最誠心的一聲媽。 –

“媽媽……”那時覺得面前這位,淚眼婆娑的婦女,就是咱親娘了。 –

“哎!好兒子。媽得的這病,也是快入土的人了,夏鷗是個好孩子,絕不會給你抹黑的。你好好待她,她媽臟,可是她卻是個純淨得像水一般的好女孩啊。” –

“恩,我知道,媽您放心吧。媽您也不髒,媽您別那麼說啊。”我眼睛又濕了。 –

我看夏鷗是妓女,這位被我叫做媽的人卻告訴我她女兒是水般純淨。感覺像老天給我開了個大玩笑。 –

  不好玩也不好笑。 –

我在那一刻極度地不滿夏鷗,為什麼她要那樣去破壞她母親為她營造的一片清淨!她有個一心保護女兒的母親,也有了金錢做保障的富裕,她還有什麼不好呢?還要去賣身。僅僅是青春期不滿的發洩?或者她根本骨子裡就透著當XX的水! –

回到家裡,看見夏鷗,怎麼看,怎麼覺得那雙眼睛是狐媚的。 –

總算忍不住,問出“你憑什麼要當個妓女?” –
六 –

問這句話時人在激動中,聲音就不由得提高了幾分。夏鷗本來在收拾桌子,她又穿著那件白的裙子,像一煙迷惑的幽魂在客廳飄來飄去,臉上帶個淡然的表情。聽見我突然高聲的說話,她愣了一下,隨即又轉到廚房去了。我又些到憤怒的邊緣,我又想到了那被夏鷗和我都稱之為母親的美麗而可憐的女人,她那麼努力的營造一片無塵的天,去籠罩自己的女兒,我甚至可以猜出她為什麼喜歡讓夏鷗穿普通很中性的衣服,因為她實在不願自己的女兒受到一絲自己的影響。如今她很滿足了,她覺得女兒平安長大了,也快嫁人了,她的一生美好的願望也快實現了,她整天開心得像只毛色發光的鸚鵡,重複那幾句“真是太好了,夏鷗和你真的太完美了。” –

但是她越開心我越覺得她可憐,夏鷗只是我的情婦,花錢包養的。剛開始我看她那麼毫不修飾的用目光欣賞我時,還很內疚,但此刻我看見夏鷗墮落得沒理沒由,我就把所有的情緒全部發洩到夏鷗身上。 –

“你到是給我說話啊!你以為你很清高嗎?”我追到廚房,激動的說,然後就看她把吃剩的菜倒掉,她十分優雅的做家務,好像在充滿藝術的彈鋼琴。她臉上那抹平淡也正好和我的呼吸不定形成對比。 –

“你是啞巴嗎?我讓你回答我!” –

“你希望我說什麼?”她緩緩地抬頭看我,“你不是已經去看她了麼?” –

我覺得我快要瘋了,好像那是我的媽,我逼一個陌生人去喜歡。我說夏鷗你沒良心! “你媽她,已經在盤算著等你畢業就直接結婚了你知道不!” –

是的,最近每次去伯母都很興奮的對我說乾脆畢業就結婚,訂婚都免了。她是個極為敏感的女人,每當我稍微表現出一點不滿,她馬上緊張地問“怎麼你們本來都是要結婚的不是嗎?難道你不想娶我們夏鷗?還是你嫌棄媽的生世?”弄得我每次都必須積極配合。但是我那顆已經被激活的良心,無時不在譴責我的欺騙,對一個可憐的妓女,偉大的母親。 –

夏鷗手上的活停頓了一秒,在聽見結婚二字時,但是幾乎是馬上,她又開始變得忙碌起來,洗碗,然後出去擦桌子。在從我身邊經過時,我聽見一句努力保持平靜但卻洩露出點悲傷的聲音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她快死了。” –

我平靜下來,我開始審視她,臉色蒼白身體消瘦,那時刻毫無內容的眼睛,我知道,她擁有一顆比任何人都愛她母親的心。可是我就是不明白。 –

“你為什麼要是個……妓女啊?”我喃喃的說,我不是在看不起她,我既為她母親悲哀,也在呼喊出自己的心聲。 “你應該是個和你外表一樣的純潔的女孩啊,花一般的年齡。” –

夏鷗沒動了,她突然向我走來,我看見她眸子,水在溫柔的靜靜的流,“小斌,我很感謝你,去陪我媽。真的。說不出的感激。讓我媽多個兒子吧,你不用為你身為女婿而不安。” –

  原來她什麼都洞察出了。 –

“我只是不懂,你為什麼要那麼不聽你媽的話。” –

“很多事,知道得越多越痛,還是不知道的好。就算知道了,也是一種無奈。” –

我望著夏鷗,此時她已有了一抹清清的哀愁。 –

  我就沒問什麼了,不忍。 –

已經入秋了,我像一個接近新婚的青年忙碌而規律起來,每天早起上班,按時回家,準時吃飯,四菜一湯,保持每四天一次去看望夏鷗的母親。我不願意去分析我和夏鷗的關係,也從不去面對給她的超乎平常的憐愛,我給自己的理由是我全看在快要病逝的母親。 –

但是我卻一天天消瘦起來,我像捲入一場美麗而善良的謊言,時刻都在欺騙。我已經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幻。很少*,我不願意提醒自己身邊美好的女孩是我的情婦,每天都抱著她入睡,她總是用溫情的目光看著我,用極為女性的聲音,帶著女人天生的母性說“睡吧,別想那麼多。總會好的。” –

  於是我就睡了。可以睡得很安定。 –

  我和夏鷗的事情只有大板知道。 –

大板曾在我剛開始告訴他時驚呼說你怎麼掉進窯子裡了。但隨後看我痛苦的樣子,也知道了事情的嚴重,大板用他的思維方式勸著我: 妓女怎麼了?妓女也是人啊,妓女也有她們悲慘的故事,誰想啊,哪個女人不願意正正經經的被一個男人寵幸呢? –

然後大闆說了句,他一生說得最準確的話:“你少在這裡亂找藉口了,你最大不了的痛苦就是你愛上了一個妓女!” –

我驚訝地望著大板,這個從小跟我打到大的兄弟,大大咧咧的竟然如此精準的說中我的心事。 –

“得得,本人拒絕盲目崇拜,可別把我捧得跟神似的啊。你也不照照鏡子,啊,小樣,你都被折騰得什麼樣了?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你愛上那女的了,而且是很愛!” –

  我愛夏鷗?而且是很愛? –

“兄弟,你愛上她又什麼了?你愛的是一個你可以愛的人吶!” –

一連幾天我都激動著,夏鷗也看出了我的反常,她說你沒事興奮個什麼啊。 –

我看著她,我可憐而善良的夏鷗,她美麗得讓我欣喜。為什麼不可以娶一個妓女?而且那妓女還是自己深愛著的女人。我就情緒波動了,我常在看著她默默的收拾屋子的時候給她一個感激的擁抱。 –

“夏鷗。”我喊,卻不多說什麼。 –

“怎麼快30的人了,還像個孩子似的。”她輕聲罵我,卻絲毫不帶責怪。 –

“你沒聽人家說過麼?再成熟的男人在他深愛的女人面前都是孩子。” –

  這是我第一次對她直接的表白。我至今記得她當時的反應,她那不可置信的眸子裡流露出滿滿的驚喜。在那一刻我想,我是願意娶她的,儘管我在此以前從未想過,我會娶一個妓女。 –

從那以後我像個初嘗戀愛的少年,每天都保持著莫名的快樂。在母親那邊,也時刻毫無保留地流露出對夏鷗的愛戀,這些都是我以前盡力掩飾的。 –

每當我擁著夏鷗時,看她在我懷里安靜的呼吸,是我前所未有的踏實和感動。 –

當我完全放肆自己的感情時,我以連自己都吃驚的方式寵愛著夏鷗,心疼她每次不小心的小傷,責怪她學校寢室的鐵床——她午睡是在學校寢室的。因為那鐵床老把她腰部弄得一片瘀青,我在輕怪她自己不愛惜自己的下一刻,狠狠地大罵了她們的學校。 –

夏鷗就笑了,說我的確還是個孩子。 –

那段時間是我一輩子最幸福的,難忘到到今天我想起來,都是種淒淒慘慘的快樂。 –

七 –

當夏鷗從學校裡出來看見我時,確實嚇了一跳。卻也又驚又喜。 –

  “你怎麼來了?!” –

“我來接我女朋友放學不可以嗎?”我依著車,裝成紳士的樣子替她打開車門。 –

現在是放學階段,學生們像放出來的蜜蜂一般的多,夏鷗很快成了注視的焦點。她表情控制不住的驕傲,我也很得意。 –

“其實我想去看看你們寢室的鐵床的,什麼爛床。”假裝嚴肅,眼裡含笑,語氣不悅,實則寵愛。 –

但我也實在是氣不過夏鷗學校寢室的鐵床,把一個女孩的腰部都弄成啥樣子了,淤血的面積挺大而且顏色很深,我看著就心疼不已。我就經常看見夏鷗在屋裡,用燒酒揉她腰間的傷處,我說要代勞,她說我力道大怕痛。也就沒多過問了。 –

“我們一起去看看媽吧。”她突然提議,我欣然說好。 –

  經過某商場時我說要去下廁所。看我很急的樣子,夏鷗說你去**商場借個廁所好了,她說她就在車上等我。 –

  10分鐘後我回到了車上。衣兜里多了只鑽戒。 –

開著車,心情晴朗得像希臘的天空。當暖暖的陽光灑進來著窗,我看了看身邊的夏鷗,她年輕的臉龐上也幸福微露著。可能是心裡作用,我似乎老感覺得到衣兜里的小方盒。沉澱著我漂泊了三十年的心,載來了一分踏實的歸屬。我要在晚飯時,給夏鷗一個發光的承諾,給夏鷗媽一顆精彩的定心丸!也給自己,一個最美的妻子。 –

“你怎麼一直在笑?”夏鷗問我。 –

我突然窘了起來,因為我不像夏鷗可以把心事遮掩得很好,我什麼都會在臉上展示出來。夏鷗看見我一個傻笑了。 –

“哦沒什麼。”我說,為了不讓她懷疑,我多加了句“我已經是西南地區的總代理。” –

  含義:你老公前途大好。 –

夏鷗沒說什麼,她對我工作上是從來不喜歡​​過問的,我也沒必要讓她去操那分心。她臉開始望向窗外了,一直在下車。我們在一起兩年了,我卻不能完全把握住她的心思:現在開心啦,此刻鬱悶啦。 –

回到家里夏鷗自然和她媽一番親熱,然後媽樂呵呵地進廚房做飯了。 –

我可笑的又開始緊張了,我在心裡一直醞釀著如何開口求婚。 –

突然就听見廚房裡一聲“乓——”的一陣,是碗落地上的尖銳。然後立即感覺有一重物倒下。 –

我和夏鷗幾乎是同時奔進廚房,見媽倒到那裡,已經暈厥了過去。 –

“媽……媽!!”夏鷗慌張地跑過去,急切的想去搬動她媽的腦袋。 –

“別動!大概是腦溢血!”我知道我必須比夏鷗鎮定,因為腦溢血是死亡率極高的。 –

“你先去打電話叫救護車!”我對夏鷗吩咐,她馬上向外衝去,一臉驚恐。 –

  其實我當時也有些慌了。我在心裡一直默念著:何念斌,鎮靜些! !我叫打了電話的夏鷗趕快過來,小心的把媽的身子移平,並把她的頭歪向一邊以便她能呼吸暢通。然後迅速松解了媽的外套,並叫夏鷗快去把窗戶都打開。然後叫夏鷗去把毛巾用冷水打濕。 –

突然我無意間看見地上毫無知覺的媽的腰——一片青青的淤血,和夏鷗的一模一樣,我在那刻猛地想到什麼,竟忘記了手上的動作。 –

“然後呢?然後呢?”夏鷗無助的望著我,聲音顫動,她一定覺得我已經她唯一的救命稻草,我看見那些狂飆的眼淚,它們​​提醒了我,時間緊迫。 –

“把毛巾覆蓋在媽額頭上。”我命令。 –

過了大約5分鐘,就听見媽強烈的鼾聲,我也開始無助起來了,我想起了6年前我母親腦溢血的情景,就是在鼾聲過後沒幾秒就停止了呼吸。我必須盡全力去挽救這位可憐的母親。但是我確實在看見她那片瘀青時腦子就一片混亂了。 –

強打起精神,叫夏鷗去拿條手帕過來。 –

“幹的還是濕的?”她焦急地問。 –

“你傢​​伙是個豬呀!濕的要怎樣弄嘛?當然是乾的!”我猛地對她的笨手本腳劇烈的不滿起來,大聲罵了她。夏鷗在愣了一秒鐘後衝進屋。 –

“快點!XX大爺的你還在化妝吶?”忍不住又罵 –

接過顫顫巍巍的夏鷗的手巾,我快速搬開母親的嘴,她的舌頭已經開始下墜,我忙用手巾包住舌頭,輕輕向外拉。 –

  …… –

那該死的救護車到10分鐘後才來。然後夏鷗哭喊著跟著救護人員奔向了醫院。 –

十分鐘左右,接到噩耗——媽走了。 –

  我一下子癱瘓在了地上。 –

我想起了我死於腦溢血的母親,又想到了夏鷗的母親,她們在重疊。 –

“媽——”我突然覺得痛苦極了,我的那些愛我的親人。 –

我腦子裡猛地出現小時候的情景。 –

那時家裡有3個孩子,我是最小的。母親很疼我,做飯時總拉我在身邊,抄好了菜我老喜歡用手拈著偷吃,母親就會用手拍我的頭,罵我是饞貓。只是手勁不大,只是罵聲帶笑。 –

我又想到了夏鷗的母親,總把一分菜裡最好的挑給我,用嚴肅的語氣叫我吃掉。只是嚴厲裡透著濃濃的關愛。 –

巨大的痛楚讓我暫時忘記了​​鑽戒,和腰間的淤血。 –

幾天后我才在學校門口看見了夏鷗,她憔悴得像個稻草。眼睛裡再沒閃爍著晶亮,空洞地看著我。 –

“夏鷗……”輕聲喚她,那股心疼像巨石般從山頂滾下。我快不能負荷了。 “跟我回家吧。還有我呢。” –

  牽著她的手,一路無言。 –

 

 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分类

%d 博主赞过: